八圩新闻网

您所在的位置:八圩新闻网>文化>“我和祖国共成长”·优秀文艺作品展播|从失学少年到巴蜀译翁:
“我和祖国共成长”·优秀文艺作品展播|从失学少年到巴蜀译翁:
  • 发表时间:2019-11-12 22:04:46
  • 作者:匿名

编辑前:

为隆重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在中共四川省委宣传部的指导下,由四川省文联、四川作家协会、四川日报集团、四川广播电视台、四川新闻网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联合组织的“我与祖国一起成长”优秀文艺作品征集展览活动获奖作品在封面新闻上展示。

今天的散文来自作者杨悟能的《永恒的书的故事》。

封面记者张杰实习生张585

在这篇文章中,杨悟能详细叙述了他70年前如何从一名失学少年成长为一名国内外知名的翻译家。杨悟能的成功离不开新中国。在他看来,“没有新中国,我就不能做我自己”。由于州政府的拨款,杨悟能完成了学业。由于国家出版社的支持,他的翻译作品能够满足更多的读者。“每个人都是集体的一员。一个人能完成什么?”感谢学校,感谢编辑的支持,感谢社会的文化环境。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杨悟能梳理了自己的“来路”,回顾了70年来国家对他翻译事业的支持,表达了对祖国的无限感激。

[全文阅读]

永无止境的传奇

杨·悟能

80岁时,我突发奇想,给自己起了一个绰号,或化名,巴蜀一翁。翻译是一位老人,他一生都是文学翻译。巴蜀这个字,其冠在前面,表示他的根脉和属性。具体来说:首先,我出生在重庆山城十八梯下的后祠街。小时候,我习惯爬山和爬山。我能忍受炉子的燃烧和熔化。我锻炼了强壮的身体、骨骼和肌肉,培养了坚韧的性格和倔强的脾气。第二,我在巴蜀文化的肥沃土壤中茁壮成长。我钦佩苏东坡、天府文宗、郭沫若、巴金。有了这样的基因、背景颜色和禀赋,我可以说处于一个独特的位置。经过半个多世纪的磨砺、战斗、摔跤和磨难,他在2018年改革开放40周年获得了“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总共有七名获胜者。本·翁仍然是80多岁中最年轻的,也是唯一一个从这个地方爬上去的人。北京有三四个人和唐闻生女士给了我这个奖项。他们都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翻译,这让我感到非常荣幸。

怎样才能一步登天?说来话长!

1949年,当新中国诞生时,我从小学毕业。当工人的父亲带我参观山城重庆的一所中学时,包括广益教会学校和雅洁教会学校,他们没能给我赢得上高等学校的机会。放学后,这只12岁的幼崽只能白天在街上卖香烟,晚上步行几英里到人民公园的文化中心去上夜校,和一群没刮胡子的叔叔和叔叔们一起学习高中文化、政治知识和从猿到人的进化。看到我要像我父亲一样当学徒,我突然爱上了天堂。我不知道是谁偷偷帮我的。第二年春天,我被重庆唯一一所不收学费但也能吃东西的学校——人民教育家陶行知创办的育才学校录取了。

在培养人才的过程中,我不仅有机会学习,而且了解做人的道理。老师教我们要变得有用,尽快为社会服务,并说共产主义等于苏联政权加上电气化。所以我渴望成为一名电气工程师,梦想着建设三峡水电站,成为一名共产主义建设者。

然而,初中毕业后,一份体检报告确定,我天生肤色虚弱,不能学习科学技术,只能学习文科,因此我的梦想破灭了。1953年秋天,他搬到重庆

1956年秋天,一辆皮卡把我拉到北温泉后面的山坡上,进入了西南俄罗斯学院。在俄罗斯特殊学校,育才和一中奠定了俄语基础,六个月后跳级到达二年级。

预计一年后毕业,中苏关系恶化,俄罗斯学生面临食物短缺和食物短缺的困境。因此,我被迫离开东部的夔门,转到千里之外的南京大学学习日耳曼学,即德语和文学。从那以后,我与德国和德国文化紧密相连。这一挫折被证明是事后每一片乌云都有一线希望,就像一个人因为视力缺陷而无法学习一门外语一样。

西南俄罗斯大学的硬件和软件都与南大不同,南大是一所历史悠久的综合性大学。现在我记起了我在南大学习和生活的五年,虽然那些靠助学金生活在很远地方的穷孩子并没有少遭受饥饿和寒冷,但他们仍然感到无忧无虑和满足,因为他们看到了实现自己理想的可能性。

在文学翻译中,获取原著并从中挑选有价值的作品是重中之重。没有原文的翻译,对一个熟练的女人来说,没有米饭很难烹饪。说到南大优越的学习条件,这里只有一个例子:作为南大的学生,我出生在福州。只有100名德国老师和学生在一起,我有自己的原文图书馆。我不说,我也对所有的老师和学生开放。图书馆的藏书中充满了位于西南大厦底层的两个大教室。它确实是一个敞开大门的知识宝库。至于我,似乎是我不小心闯入了童话《宝山傻小子》。更令人惊奇的是,这个宝山居然有一个矮人当守卫!虽然这个人很小,但他有神奇的力量。他不仅知道自己掌管的宝藏,而且尽职尽责,能逐一回答老师和学生的问题。从二年级第二学期开始,我几乎每周都和这个小老头打交道,接受他的服务和帮助。起初,我只是叹了口气,祝贺自己,我进入的这所大学确实是一个存在隐患的地方。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位矮小、丑陋、谨慎的老先生其实是陈泉,一位伟大的作家和我国日耳曼研究的伟大学者。

然而,我在南大的文学翻译不是陈泉,而是叶冯至。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叶老师并不是外语学生崇拜的伟大翻译家,如何茹教授和张威廉教授。只有在我们班,学生们仍然非常钦佩他,并对他发表在《世界文学》上的翻译作品,如席勒的叙事诗《伊壁鸠鲁与人质》(Epichris Crane and Hospital)感到非常高兴。

在叶老师的影响下,我在二年级的时候就试着做翻译,也就是秘密地“种植”那些当时被鄙视的自留地。1959年春天,《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非洲民间童话,“为什么每个人都有点聪明?”“就像我翻译生涯中挖出的第一桶金子!八美元的高价翻译给了我第一次尝试的极大鼓励。结果,我“失去了控制”,继续挖掘这个小小的“私人阴谋”,不顾戴上资产阶级名利意识形态的帽子和“走白色道路”的可能性。

真幸运!天才而有说服力的老师叶冯至在一年级和二年级教我们德国和德国文学。在他的领导下,我不仅奠定了坚实的语言基础,还得到了文学翻译的鼓励和指导。因此,在那个极其困难的时代,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这种友谊是相互影响的。几年前,我在上海的《文舒慧周刊》上发表了一组《翻译的杂项记忆》,详细讨论了如何在叶老师的指导下,在《世界文学》上不断发表德国文学经典的翻译练习,叶老师也是我的老师和朋友。

当时,只有茅盾的《世界文学》是中国唯一出版文学翻译的出版物。应该说,对于一个年轻的大学生来说,我一年三次中标是一个奇迹。此外,编辑部负责联系我的李文军先生写道,我的翻译得到了实际主持编辑工作的老译者陈丙义的赞赏,并表示希望我继续努力,翻译更多好作品。就这样,当我还在上大学的时候,我跑着跳上了翻译舞台。

我记得1962年春天,我第一次拿到180到90元的丰厚报酬,不仅帮助了贫困家庭,还在鼓楼附近的服装店给自己买了一件灰色夹克,这第一次改善了我的形象。但现在看来,名利的收获对我来说还不够。更重要的是,文学翻译事业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然而,我也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毕业前一年,我得了肺结核。

1962年秋,学生在南大金印街5号从肺结核中康复后,毕业回到由西南俄罗斯大学开发的四川外国语学院。前两年,他还出版了德国经典著作的译本,如《姐妹院中的普劳图斯》和《世界文学》中的《绿叶》。然而,这并没有持续多久。在那之后,所选择的主题如何不再适应不断变化的政治气候?1965年,鲁迅在中国创办的唯一外国文学刊物《世界文学》干脆停刊。我的文学翻译梦想化为乌有,我的身心陷入无底洞。

春天终于来了。我记得那是在1978年初春,当时我在北京一家报纸上读到刘明九老师的一篇文章,闻到春天回到地球的气息。因此,我忍不住给人民文学出版社写了封推荐信,希望能收到一些翻译任务。很快收到回复说:“你给孙伟同志的信已经收到。”我希望我坚持我的翻译计划,并说俱乐部“计划出版一部德国经典短篇小说...如果你手头有合适的材料,我希望你能选择一些给我们翻译。”孙伟,我知道是俱乐部外国文学编辑办公室主任,但是回答的人不知道是谁。

当时,得到国家出版社的批准和手稿确实不是一件小事。受宠若惊,我不敢怠慢。我立即给不知名的编辑同志发了十几个话题。我也很少知道我能否完成整本书《德国古典短篇小说》的编辑和翻译?

大约一个月后,我忐忑不安地打开了回信。令我高兴的是,他们没有对我的大胆和“贪婪”表现出任何惊讶,而是说:...谢谢你的帮助。经过研究,我们原则上同意这个目标。然而,这个话题是我们拥有的,直到明年才会被编辑。目前,这只是在征求和收集手稿阶段。最后,什么样的作品将被实施取决于明年手稿的收集。我希望你能告诉我们你要翻译什么,你已经翻译了什么,并立即开始翻译。”

不久,我去了北京建国门内五号参加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复试,参观了我心目中的圣地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朝内大街166号二楼的一间简单的小办公室里,一位50多岁的瘦男同志出来迎接我。他穿着一套洗得雪白的学生服,脸上戴着黑框近视眼镜。整个人就像他的办公室一样简单。他自我介绍。他是给我写信的编辑。他的名字叫绿源。

诗人绿园?!

次年4月下旬,小说选集的手稿收集和翻译工作结束。根据我的提议,这本小说集的题目是《德语国家短篇小说选》。陆源看着我面前的一堆手稿,提出了一个序言,并问我怎么写。我有条不紊地说出我的想法,但我在心里想,这个序列一定是他或其他权威前辈写的,问我自己认为是什么仅供参考。然而,听了这话,绿源马上说,“好吧,你来写前言。你已经非常仔细地考虑过了,而且已经成熟了!”语气不同于通常的委婉和平和,坚定的决心似乎没有讨论的余地。

那时,资历仍然很普遍,人们尊重接近迷信的权威。虽然我已经40多岁了,但我仍然是德国文坛上的一个小女孩。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会为国家出版社出版的这本700页的书写序言。我心里感到非常激动和温暖,我更加决心把它写好。

序言很快就完成了,一年后,这本书于1981年2月出版。更让我吃惊的是,不仅我的名字出现在序言中,而且这本书的编辑成了杨悟能!

今天,当出版书籍相对容易的时候,这个问题可能很普遍,不值得一提,但是当“一本书原则”还没有过时的时候,这个问题就非常严重了。值得注意的是,该机构编纂和挑选的英国、美国和法国同一系列短篇小说的作者是王佐良、罗大刚和朱宏等权威人士。难怪拿着学生们编辑的《德语国家短篇小说选》的老师叶冯至兴高采烈地说:“有这样一本书真好!”语气中既有赞扬也有鼓励,但也不乏对自己才华的钦佩和哀叹。

然后,我敢于要求吕远重译郭沫若对歌德名著《少年维特》的翻译,该译本也获得了他和俱乐部的认可,并于1981年底成功出版。一年后,歌德逝世150周年,杨致远翻译的《维克多》在正确的时间诞生了。出版后,它变得非常受欢迎并广为流传。几年来,印刷本的总数超过了一百万册,并且不断被重印和再版,成为继老郭翻译后最受欢迎的书。

从那以后,我在翻译界“留下了自己的印记”。翻译作品已经成为各出版社竞争的对象。后来,我在译林、桂林漓江和上海翻译学会推出了一些有影响力的翻译作品,如《杜牧诗选》、《特雷普姑娘和那西塞斯》和《戈德蒙特》。也就是说,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我诠释梦想的好时机已经开始了!

在社会科学院学习和工作的五年实际上是我文学翻译和学术生涯中极其重要的阶段。在傅伟慈、李文军等北京老朋友的帮助和支持下,他们在短短五年内就取得了20多年的成就。这不仅归功于改革开放,也归功于我的导师冯志教授。如果他没有顶住压力,接受我为一个外国户口的老弟子,我就会以孙山的名义沮丧地回到四川。如果没有被羞辱和忽视,梦想中的往返旅程肯定会更加曲折和坎坷。在通往成功的漫长道路上,我得到了许多高尚的人的帮助。自然,我永远不会忘记感恩。冯志老师无疑是我最大的贵族!

鉴于我在翻译和学术界的影响和地位,四川外语学院以节约人才而闻名的老院长陈梦婷提拔我为副教授和副院长,尽管我隶属于社会科学院。1983年夏天,他突然把我从北京拖回四川。同时,我获得了世界著名的德国博士后洪堡研究奖学金(Humboldt Research Scholarship),同年10月去海德堡大学学习。冬天,我专程从海德堡去提宾根看望文学评论家汉斯·梅尔教授。两年多前,我单独陪同他访问北京、南京、上海和杭州,并担任他的学术报告翻译,这使我的德语翻译能力经受了最严格的考验,也暴露了这位德国老绅士的倔强脾气。然而,尽管如此,我仍然视他为我的高尚和恩人,因为他高度重视我,给我写了推荐信,这帮助我成功获得了学者们渴望的洪堡博士后研究奖学金。

回到四川去德国,我不得不中断我翻译生涯中最重要的翻译活动之一。具体来说,在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中国突然迎来了自己的“复兴”。当时,一批前所未有的外国文学出版项目得以实施。其中,丽江出版社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系列”一鸣惊人,使得位于小角落的小澧河学会重回巅峰,成为出版文学翻译作品的知名品牌。记者刘梁硕主持了这个系列。在出版海泽的《特雷普女孩》(Girl Treppe)后,他让我为该系列翻译另一部德国文学名著《魔山》。《魔山》是托马斯·曼继《布尔登布隆克斯》之后的又一部杰作。柳宗元的草稿正好在我不翻译非杰作的雄心壮志中。然而,我没有立即接受,原因有二。首先,我从冯志教授那里学习歌德,对托马斯·曼知之甚少。第二,这是一本1000页厚的现代经典。逐句理解和翻译它并不容易。

然而,被刘梁硕盯上后,他不会轻易放弃。对我来说,一旦我踏上“魔山”,我将不可避免地受到魅力的折磨。我甚至想不起来。所以在1983年春天,我从北京东郊西八区的一个房间开始,在那里我住在社会科学院的研究生之后。在瑞士达沃斯“鬼王”的统治下,我爬上阿尔卑斯山,来到国际结核病疗养院的“山庄”,闯入失去了我20年的“魔山”。

《魔山》是一位大师的杰作。它深刻而广泛的含义和诙谐而有意义的语言使读者喜欢攀登危险的山峰和品尝浓茶。困难是困难的,痛苦是苦涩的,但他们从中感受到了异常强烈的兴趣。在像我们社科院新员工工棚一样的简易宿舍里,我全身心地投入到《魔山》的翻译中,初步体会到了杰作《魔山》之所以是杰作的原因,尝到了啃硬骨头的苦、甜、酸的滋味。

从春天到夏天,一次写一笔,一步一步往上爬,我终于翻译完了引言和第一、二章。但是在这个时候,我不得不放下那支因为我的调动和出国而变得舒适的笔。1984年底,他从德国回到四川。除了副总统复杂的行政事务,他还得教书。尽管刘不断敦促,中断的翻译不得不放在一边。经过多次挫折和拖延,直到1985年底,刘宗儒才最终被迫再次凭借12枚金牌的电报勇敢地登上“魔山”。然而,目前可供翻译的时间有限且零碎。此外,山里的道路越来越曲折、崎岖,也越来越神秘和陡峭。我跋涉了将近一年才完成这本书的四分之一。时间是在1986年春天,所以我们不得不考虑请人翻译它。不耐烦的刘总编忍不住了。

那是1986年夏天,山城重庆最困难的季节。在这个著名的大火炉里,为了抓住暑假的宝贵时间翻译我们承担的近20万字,我们一大早就把活动桌作为书柜搬到歌乐山山脚附近的阳台上,然后下午搬回房子,直接放在旋转的大吊扇下面。这样,我们至少可以避免我们赤裸的身体出汗弄湿我们面前的音符。

1990年,《魔山》的四人译本终于在丽江出版社出版。这本书出版后,引起了各方的注意。例如,第二年,在德国洪堡基金会举办的文学与社会科学翻译研讨会上,《魔山》的中文翻译成为德国文学成功翻译到世界其他国家的重要证据和范例。然而,与此同时,许多朋友和同事对我只翻译了著名艺术家如此罕见的杰作的一半,导致前后风格明显缺乏和谐统一表示遗憾。至于我,我有苦难要说。面对这个先天缺陷的孩子,我的心情很快从快乐变成了悲伤。我后悔没有咬紧牙关,坚持要让他足月分娩。我很快决定何时必须治好这个孩子的病。

此外,陈院长把我拉到四川,回到我的家乡与我的妻子和女儿团聚,并得到晋升,这无疑是一件好事。虽然行政工作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不得不牺牲我热爱的翻译和学术事业,但令人欣慰的是,我确实为四川做了一些事情,特别是在提高学院的科研水平和学术地位方面。例如,1985年,我在四川省外参加主办了第一届中国-中国大型外语国际学术会议和席勒-席勒中国国际学术会议。冯志、钱钟书、王蒙等人发来贺电。中央电视台连续几天播放研讨会专题电影20多分钟,使得四川以外鲜为人知的地方闻名中外。对我来说,当了七年副总统也取得了成果。我不仅丰富了我的经验和经验,培养了我的组织能力,而且在越来越大的平台上提高了我在学术界的影响力和地位。中国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大型国际外语学术研讨会在内地一所非重点大学成功举办。应该说,这是一个极其困难的传说。

只是《魔山》的补译一等等了15年,直到进入新世纪,我研究译介歌德的主业有了勉强交代得过去的建树,1990年调到川大后基本不再授课了,而且刚好2004年又受聘担任欧洲翻译家协会的驻会翻译家 (translator in residence),有了在其常设机构欧洲译者工作中心整整半年不受任何干扰地干活儿的机会,才不顾一切去德荷之间的边境小城继续《魔山》的翻译!须知我初探《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福彩快三 五分彩投注 快乐10分开奖结果 吉林11选5

上一篇:生儿生女都一样?二十年后你就不这么说了,有些事等到晚年才知道
下一篇:“瑞识科技”完成Pre-A轮融资,深创投领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