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圩新闻网

您所在的位置:八圩新闻网>健康养生>帕友用药 别错过“蜜月期”
帕友用药 别错过“蜜月期”
  • 发表时间:2019-10-25 12:08:42
  • 作者:匿名

当行走和拖拉等症状出现时,要小心帕金森氏病。照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乔魏军

力量博士

医疗指导/李孟雁,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中青年医生

帕金森病是中老年人常见的慢性进行性神经退行性疾病。最初的症状通常不典型,容易被误诊。咨询和诊断率普遍较低。然而,在确诊的患者中,许多人出于对运动并发症的恐惧,倾向于“尽可能晚、尽可能少地使用药物”。神经病学专家呼吁老年人及其家人提高对帕金森病的认识,提倡早期诊断和治疗。已经有了更好的预防和治疗运动并发症的方法。如果由于害怕运动并发症而故意推迟服药,治疗的“蜜月期”可能会错过。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吴军

帕金森病的早期症状

它经常被误认为是骨科问题。

数据显示,中国帕金森病患者人数已达250万。随着老龄化的加速,预计每年会有10万新病例。然而,近15%的病人在患病两年后去了医院。许多病人没有及时去医院或跑错了科室,因此错过了早期干预的最佳时机。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副主任医师李孟雁表示,许多人对帕金森病症状“震颤”有所了解,但事实上,一半以上的患者“没有颤抖”,可能表现为运动迟缓和肌强直。帕金森病的初始症状通常是非典型的,可能表现为颈部疼痛、腰部疼痛、大腿疼痛、一条肢体无力等。很容易被误认为骨科疾病或神经系统疾病,如脑缺血和中风。“我们过去曾在广州的帕金森患者中进行液体转移,其中许多人不得不运行两三个部门进行诊断。”李孟雁说。

李孟雁最近接受了一名60岁的病人,他因腰痛接受了腰椎间盘手术。然而,手术后,行走缓慢、转弯困难、一条腿举不起来的情况越来越严重。骨科医生发现病人的腰部神经压迫已经缓解。经神经内科转诊,李孟雁发现除下肢外,同侧上肢也有肌肉肥大,而腰椎间盘问题不能解释上肢的问题。在服用药物进行一段时间的诊断治疗后,证实患者患有帕金森病。

治疗帕金森病的药物

“蜜月期”不能推迟

对于帕金森病的药物治疗,应注意三个国际公认的治疗目标,即控制运动症状、改善非运动症状以及预防和治疗运动并发症。李孟雁表示,左旋多巴类药物目前仍是治疗帕金森病的主要药物,但随着病情的进展,剂量逐渐增加,帕金森病中晚期常出现“剂量结束现象”、“转换现象”和运动障碍等顽固性运动并发症。然而,随着这些年的发展,帕金森病在疾病控制和患者预期寿命方面有了很大改善。随着更多药物的发展,治疗的概念也发生了变化。

例如,在过去,有一种观点认为帕金森病患者应该尽量不要过早开始服药,以免延迟非运动症状的出现。“今天预防帕金森病的‘前沿’已经向前推进,因为患者从经济学和疾病预防控制的角度受益。”李孟雁说,“在帕金森病患者中,70%~75%的多巴胺神经元在诊断时有凋亡。如果不进行早期治疗,晚期治疗效果不佳,运动并发症难以控制。”更重要的是,延迟药物治疗也可能导致患者无法享受最佳药物治疗效果的时期(通常称为帕金森病治疗的“蜜月期”)。“蜜月期”的存在与疾病本身的进展有关。当疾病发展到没有多少多巴胺神经元时,无论使用多少药物,刺激多巴胺神经元都是无用的。“蜜月期”以后无法补充。如果你错过了,你会错过的。”她说。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即使帕金森氏症患者开始服药,他们也应该使用较小的剂量来控制症状“大致相同”。然而,李孟雁认为,如果药物只是“有意义的”,患者需要家人的帮助才能坐起、翻身和起床,这将极大地影响患者及其家人的生活质量,是不值得的。

“鸡尾酒疗法”

左旋药物的剂量是可以控制的

“现在有些医生或病人‘不敢’服药,因为他们担心很快会出现运动并发症。然而,对于有经验的神经科医生来说,疾病的病程和患者的分类应该与药物的用量大致匹配。我们心中有一个“尺度”。李孟雁说,目前防治运动并发症并不十分困难。

在预防方面,如果患者相对年轻且症状不太严重,当运动症状没有影响生活质量时,只能使用单一药物进行治疗。但是,如果运动症状已经影响了生活质量,药物治疗应该集中在左旋多巴等药物上,这种药物可以明显改善运动症状,但是“鸡尾酒疗法”可以在控制左旋多巴药物剂量的情况下尽可能多地用来改善运动症状,从而达到治疗目的。

什么是“鸡尾酒疗法”?李孟雁解释说,帕金森病在发病机制方面涉及许多酶和受体,因此鸡尾酒疗法通过合理搭配不同类型的药物将更接近患者的生理需求。目前,帕金森病药物包括左旋多巴、非麦角多巴胺受体激动剂、儿茶酚-o-甲基转移酶抑制剂、单胺氧化酶抑制剂等。例如,非麦角多巴胺受体激动剂现在可以制成持续释放剂型,每天给药一次,从而提高患者的顺应性。理论上,缓释剂型不会引起脉冲刺激,副作用也较小。

“转换现象”和“代理端现象”

可以通过调整药物来解决

对于有运动并发症的病人,医生现在有很多方法来治疗。李孟雁介绍说,患者出现“转换现象”或“剂量结束现象”,主要是由于药物量不足,可以通过调整药物剂量或使用与药物相符的方法来解决。

对于运动障碍,最典型的表现是当患者的药物效应达到峰值时,患者从“不动”走向另一个极端——“运动过度”,无法控制运动范围。李孟雁说,对于运动障碍患者来说,药物剂量的平衡非常重要,“高剂量可能会改变,小剂量减少可能会表现出刚性。”“根据我的经验,为了在保持运动功能的同时减少患者峰值剂量的波动,可以使用长效和短效药物。速效药物可以使患者尽快进入状态,而长效剂型可以将血液中的药物浓度维持在一定水平。”

上一篇:沪媒:郝伟用人举贤不避亲,鲁能5将助力国奥战胜约旦
下一篇:市北区成立首个区级民营企业法律服务队
推荐阅读